市值暴跌,波音短期复飞无望!两起空难为本可避免的人祸

支付百科   · 发布于 2019-12-06 22:56:52

美国众议院运输和基础设施委员会主席彼得·德法齐奥(Peter DeFazio)在波音的听证会上表示,波音的行为“难以解释、不可原谅、据我所知在航空史上史无前例”。

撰文 | 文德斯

出品 | 热浪财经

随着 737 MAX 停飞已经进入第10个月,波音一直在努力获得监管的批准希望早日复飞。这家全球航空航天业的领袖公司,如今像一家被吊销了牌照停止重要业务的平台,为重新赢得公众和监管信任,付出了艰辛的尝试。

距离波音 737 Max 第一起空难已经超过一年了,但空难带给波音的影响仍在持续。近日,美国联合航空公司(United Airlines)日前与空客(Airbus)签署了一份采购合同,订购这家欧洲航空公司50架 A321XLR 型飞机,今后将主要投入美国和欧洲之间的航线,以更换其机队中老化的波音757客机。

美联航作为一家美国本土的航空公司,向欧洲竞争对手采购大量飞机是对波音公司的重大打击,据悉波音原本在开发一款与之类似的 NMA 项目机型,但由于一直忙于修复陷入困境的 737 Max 客机面临延误。

作为美国最大的制造出口商,波音销售速度最快的飞机停飞正对整个经济产生连锁反应。今年第二季度,737Max停飞导致美国出口数据下滑了7.5%。这张多米诺骨牌的倒塌,带来了波音冗长供应链上的风暴。

波音难辞其咎,空难本可避免

过去的几个月里波音的日子并不好过,业绩下跌,复飞无望;在10月末,波音还接受了美国参议院与众议院的首次听证会。据波音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三季度销售额同比减少21%降至200亿美元,利润则比去年减半,从23.6亿美元缩减至 11.7 亿美元。737 Max 原本是波音近年交付量最大的新机型,受停飞影响,波音三季度仅交付 62 架飞机,甚至不足去年的交付量的三分之一。财报发布后,波音股价盘前跌幅一度超3%。在财报中,波音预计年内可以复飞,但多家航空公司及分析师对此持不同意见;同样不认同的还有监管,听证会前夕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(下文称FAA)发表声明称,将全面控制波音公司 737 Max 机型每一架新飞机的审批,今年不太可能完成对该机型的认证,也没有设定让飞机重返市场的时间表。当地时间10月30日,波音CEO丹尼斯·米伦伯格(Dennis Muilenburg)接受了美国国会众议院长达5个半小时质询,这些问题比前一天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的更加尖锐。从实习生做到CEO的丹尼斯·米伦伯格,今年被罢免了董事长职位事实上,在听证会之前波音董事会曾临时召开电话会议,董事长兼CEO丹尼斯·米伦伯格没有被邀请,几小时后,他就被免去了董事长职务。数十年来,波音董事长和CEO都由同一人兼任,丹尼斯·米伦伯格2015 年从吉姆·麦克纳尼(James McNerney)接过波音CEO一职,2016年又接替吉姆·麦克纳尼成为波音董事长。事实上,波音这样做也是迫于无奈,因为在波音董事会作出决定的前一天,十国专家组成的 JATR 联合技术调查组(Joint Authorities Technical Review)发布报告,称 FFA 安全监管不足、波音对重要设计改变评估失误促成两起坠机事件的发生。此前,《西雅图时报》报道称,当时波音急于推出 737 Max 与空客公司竞争时,FAA 管理层敦促内部安全工程师将评估工作外包给波音,并迅速批准分析结果。换句话说,本该监管做的安全认证,又被外包回了波音,波音既当裁判又当了运动员。报道中还提到,FAA 的安全工程师曾经在波音提交的原始安全报告中发现了致命缺陷,并在埃航空难前就把问题上报给了波音公司和 FAA 总署,但都没有得到回应。在听证会上,波音被曝出,早在2016年,就已有员工发现波音 737 Max 系列客机的飞行控制系统存在严重问题,但波音直到今年10月才向监管部门汇报。如今,越来越多的传言被证实后,狮航与埃航发生的两起惨剧其实是本可以避免的人祸。

波音未来将面对更多“中国因素”

2019年3月10日,一架隶属埃塞俄比亚航空的波音 737 Max 8 客机于起飞后约6分钟后坠毁,机上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全部罹难。由于埃航事故相距狮子航空610号班机空难不到半年,波音 737 Max 8 新交付飞机再次发生极为类似的致命事故,使波音 737 Max 客机安全性受外界广泛质疑。中国民航局在3月11日率先发布通告,要求国内运输航空公司暂停波音 737 Max 8 飞机的商业运行,随后引发多个多家响应,欧盟的禁飞令于次日生效,随着欧盟禁飞令的发布,全球至少有45个国家和地区禁飞 737 Max 系列机型。空难发生后,FAA 一度坚持表示 737 Max 是安全的,并表示没有数据能将两起事故联系在一起。此前,FAA 曾被全球视为航空公司安全监管的黄金标准,坠机事件发生后,FAA 迟迟没有发布禁飞令,且 FAA 代理局长丹尼尔·埃尔韦尔(Daniel Elwell)仍与波音保持一致,此举也招来美国的监管机构质疑FAA是否将过多的监督权力下放给了波音。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(Elaine L. Chao)也用实际行动声援波音,当地时间12日下午,她搭乘美国西南航空的波音 737 Max 8 前往华盛顿。随后,前美国交通部长雷·拉胡德(Ray LaHood)表示政府应该像他在2013年因锂电池起火隐患对波音 787 发布禁飞令那样,禁飞 737 Max,并表示现任部长赵小兰完全有权推翻 FAA 不予禁飞的决定。挣扎了2日后,FFA 也宣布了禁飞令,加拿大紧随其后,被全球禁飞后,针对波音调查就此拉开大幕。下图是波音一年的股价走势,狮航空难未被认定为波音的责任,股价在一路下跌之后开始上扬,3月份的暴跌自然对应的是埃航的空难。随后的几次小幅上涨分别来自,波音或者其他分析师预测了新的复飞时间,波音发布了关于 MCAS(机动特性增强系统,Maneuvering Characteristics Augmentation System)的更新补丁后投资者信心提振,股价应声上涨,但未能达到预期于是开始下跌;多次的波动都是如此。波音未来交付的机型进展也不顺利,当地时间11月28日,波音宣布,即将于2020年初交付首飞的 777X 机型在一次测试中,机身发生高压断裂,但其不认为这架飞机的设计有问题,也不会对首次飞行的准备工作造成任何重大影响。而更早推出的 737NG 系列则被发现过早出现裂纹,此前已有数十架飞机返厂维修。这种裂纹一般在飞机生命周期快结束的时候才会出现,FFA 称裂纹可能影响飞机结构稳定性。737 Max 复飞无望,新机型的进展也不顺利,不过这些问题大部分都可以归结于波音自身的管理问题。在听证会上,丹尼斯·米伦伯格表示自己要承担责任,但又拒绝辞职;但在经历过这些事情后,波音很难指望他能带领波音打一场翻身仗。在发给投资人和分析师的营收电话会议 PPT 里,波音将“安全、质量、正直”列在首页;但就目前看来,现在的波音很难让人与这三个词产生联系。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前几日发表声明称,华为、中兴等中国电信企业参与一国5G网络任何部分的建设,都将对该国公民的隐私、人权和安全构成重大风险。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也让波音再度“躺枪”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引用了比尔·盖茨的话进行反击,“中国也购买美国的波音飞机,飞机引擎里有各种各样的软件,如果按照美国的逻辑,中国也可以怀疑美国发一条奇怪的命令,让波音引擎熄火,那世界上还有谁敢买美国的飞机?”此前,波音在营收电话会议中表示,长程机型 787 明年将减产,原因是目前国际环境摩擦带来的影响,要知道中国是这家飞机制造商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市场之一。目前,在中国飞行的 737 Max 飞机比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,且今后十年,中国航空市场将从现在的第二的位置升至世界第一。

参与评论
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...
后参与讨论
提交评论 0/1000

留下您的观点,期待您的发声

最新评论

猜你喜欢

   编辑 | 谢治贤  出品 | 于见(ID:mpyujian)  许多基于OEM和ODM的电子香

2019-10-10 09:52:38